位置: 二石斋艺术中心 >> 艺术资讯 >> 收藏知识 >> 正文
寻觅名家书画中的“金矿”
来源:网络    录入:Admin    字体: 字体颜色
   在今年香港佳士得春拍中,李可染的《万山红遍》以3504万港元的成交价不仅一举夺魁本次拍卖书画专场,并且打破了画家作品最高成交价世界拍卖记录。李可染于1962年至1964年间,以毛泽东《沁园春·长沙》中的名句“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为主题创作了7幅画作。此次拍卖的这幅为其中较大的一幅,加上运用了大量得自故宫的朱砂,使得其珍罕度自然非同一般。其实,在名家书画中,同一题材不同价格的现象可谓比比皆是,此次李可染画作高价成交也提醒我们要寻找书画投资中的真正“金矿”,不能仅仅看名头或者题材,更要看内涵。
题跋提高身价
    在今年香港佳士得的春拍中,齐白石的《贝叶草虫》估价100万至120万港元,成交价则达到了480万港元。“千幅易求,一叶难寻”,这是对白石老人《贝叶草虫》作品之稀最恰当、最准确的形容与论断。《贝叶草虫》是白石老人自创并独有的绘画风格与题材,是名副其实“前无古人”的最为精湛的艺术表现。但是从拍卖市场来看,齐白石的这类作品成交价格却是“良莠不齐”,最低的几万元,最高的为几百万元。排除其中的赝品因素以及市场环境因素,真正影响齐白石《贝叶草虫》作品价格还是其中的内涵。
    以此次高价成交的齐白石《贝叶草虫》为例,其题跋为:“漫游东粤行□寂,古寺重经僧不知。心似□蛩无一事,细看贝叶立多时。红叶题诗图出嫁,学书柿叶仅留名。世情看透皆多事,不若禅堂 贝叶经。书旧句四首之二重游广州作也,白石老人齐璜。”很好地交待了绘画的背景因素,对于研判其价值也产生了非常大的作用。无独有偶,此次拍卖的一幅徐悲鸿《饮马图》因为有“饮马。悲鸿为孟圭作”的题跋,而使得其成交价达到了984万港元,几乎为估价的两倍。这段题跋显示出了此画寓意黄孟圭不可安逸,需事事警惕,大大提高了画作的内涵。
书法也有看头
    《少女与牛》是程十发绘画题材中的“常客”,并被一些投资者认为是其应酬之作的常用题材,因而很少会有高价出现。从目前的拍卖成交价格来看,几乎看不到达到10万元级的。但是在此次香港佳士得春拍中,程十发的《少女与牛》,估价15万至20万港元,成交价却达到了72万港元。其特别之处就在于画中的书法。画面上的题跋为“王羲之尺牍每通署名变化不同,而余有时喜用秦篆签名,竟遭友人之异议……十发补署款字并略记数语,以释人之异议。时在戊午(1978年)九秋。”
    这段题跋无疑是程十发对于自己使用书法字体的一种诠释,并且上面的签名也是在以往的作品中非常罕见的。寻觅画家在题跋中的特殊字体,无疑是研判其价值的重要标准。这个判断标准在徐悲鸿的《魏碑楷书》立轴中也可以得到见证,其估价15万至20万港元,成交价为45.6万港元。这幅作品字形结体似疏朗而实则凝密,笔画似柔软而内含刚劲,是典型的徐悲鸿书法精品。徐悲鸿的书法造诣很高,之所以常常被人忽略,完全是为他的画名所掩。
年代决定功力
    北京保利此次春拍在油画专场中推出的吴冠中1981年创作的《交河故城》以4070万元的高价成交,一举成为该次拍卖会的“标王”,同时创造了今年内地春拍单件作品最高价,而且这一价格还创造了画家作品的新高和中国内地油画作品的最高记录。但是对于投资者来说,与其关注价格本身,还不如关注在目前市场上创出高价的吴冠中作品的年代。
    从目前拍卖记录来看,排在吴冠中作品成交价前列的作品均为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的作品。但是在前两年的内地拍卖会上,只要是吴冠中的作品就能拍出高价,特别是一些上世纪90年代的画作,更是拍出了令人咋舌的价格。
    古今不计大、中、小名家的画风都有不同阶段的变化,一般分早、中、晚期。由于变化和成熟早晚

各不同,故各阶段作品的精劣也不同,这就需要投资者对于书画市场的历史有一个了解,比如任伯年堪称在艺术上“早熟”的画家,中青年时已享誉画坛,甚至成为了中国绘画史中不可或缺的人物,因此其早期作品价格非常高;而吴昌硕等则是“大器晚成”的画家,他们50岁时,在画坛上均未享大名,因此其晚期作品价格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