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二石斋艺术中心 >> 艺术资讯 >> 收藏知识 >> 正文
碑帖的收藏
来源:网络    录入:Admin    字体: 字体颜色
 

收藏中识别孤本与珍本

从艺术和历史的变化中,有的古碑帖拓本由于各种碑石佚失,拓本也几经遭难,成为孤本和珍本,在鉴赏中必需特别注意。

一 如何认识“孤本”

现我国各大博物馆、图书馆、文史资料以及个人收藏家,还有国外的博物馆和大学资料收藏馆,都收藏着我国历史上的碑帖孤本与珍本,怎么称得上“孤本”呢?

1、由于原石刻或丛贴刻版有一部份较早的损坏和遗失,有的留下痕迹已不是原物,根据历史资料和文字记载的考证,即将失传的碑帖,确是“唯一”的,并有较高书法艺术的文史价值的孤本。

2、要称上“孤本”,必需是刻石、刻帖的原拓本,翻刻本是称不上的。同时还应是时间较早的拓本,如“唐拓本”、“宋拓本”,“明拓本”相对较差,如果是“清拓本”往往就称不上这个“雅号”了。清代出土的碑刻更不属此范围。

3、有的“孤本”还是残卷。最初原拓也有不完整的。但残卷可以说明孤本的地们和价值。如从记载上看李世民《温泉铭》,唐代原拓不下几十部,流传至宋米芾曾在拓本后记叙一行:“永徽四年(653年)八月围谷府果毅儿“,倒是说明了时间。但宋代刻帖《绛帖》潘师旦曾将此也刻入,而伪《绛帖》却未曾刻入,后复刻于《筠清馆法帖》中,说明宋代已有此帖流传,后来原拓失传,直到1896年在敦煌千佛洞中发现此帖,但与原拓比较有残缺,后被法国人掠去,还存五十行,然后再装裱成横卷,此残卷现藏巴黎图书馆。根据照片影印件,罗振玉在《墨林星凤》中述:“伯施信本登善诸人各出其厅,各诣其极,但以此则于书法上固当北而称臣耳。”说明这五十行残本是有其价值的。由于残本中问题很多,都要根据具体情况,来考证说明“孤本”的地位。

二 如何认识“珍本”

在著名刻石和刻帖的原拓版本中,有的存世不多,或因各种因素造成原拓版本的质的差别,这种差别直接影响到艺术质量和资料的可靠性。有的因原版刻流到国名。因此国内所存较早较稀有的原拓版本,就是稀世珍品,如唐、宋、明原拓仅存一二,都可属“珍本”范畴。

分析各种“珍本”,从书法艺角度出发大致有四种类型:

第一种:原石久佚,原拓对书法界影响较大,具有代表性,尽管以后各种拓本质量上有各种差异,甚至还有缺残,还是觉得珍贵,这就可以称为“珍本”。如《西岳华山庙碑》,旧石在陕西华阴西岳庙中,隶书22行,每行38字,明嘉靖1555年毁于地震,郭相察书、颍川邯郸公修刻,现留下拓本有长垣本,最衩为河北王文荪所藏北宋拓本,字迹只损十字,后被日本中村不折氏购得,现转辗藏于东就书道博物馆。其次华阴本(关中本)是原县东支驹史弟年藏的无拓本,后被华阴王宏撰文所藏,说明拓本残缺近百字,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第三是四明本,为浙江丰熙(道生)所藏的明拓本,后归宁波天一阁范氏所藏,但残字又增,在清代曾被端方收藏过,也作过藏记,现也藏于故宫博物院。还有李文田藏的宋拓半本,因为此半本直为私人秘藏,直到清初马日璐兄弟藏于玲珑山馆,才被世人所知悉,残缺也多于百和石裂,现被香港中文大学欧阳先生所藏其中有容庚先生观跋。从这四个珍本对比来看最佳的是长垣本。

第二种:原石原版的初拓,由于拓工和材料等因素,以及保管因素,使原拓本质量各有差异。如帝王刻帖原有朱砂本(金红)这种拓本不多,但在北京和台湾都曾发现过,以后墨拓不如朱拓本,都不及第一次所拓的好。一是技术,二是相隔时间长,还有材料问题,因此朱砂本就成了刻帖中的珍本。又如唐《王居土砖塔铭》,明万历年间出土于陕西终南山鞭梓谷,在长安县南六十里,初拓已断为三块,继而为五块,再裂为七块,后因搬运失去第一块,又在椎拓中被全部推碎,因此初拓极为罕见。明出土时拓最好的珍本,同藏于辽宁博物馆。

第三种:原石还存,但残损过多,而旧拓文字则完整,此情况是因原石存放于野外,或石质不佳或遭雷击,所以初拓也很珍稀,可称为“珍本”。如《隋姬氏墓志》旧石于清嘉庆20年(1815年)于陕西咸宁出土,武进陆耀箐得石移至江左,咸丰十年(1860年)碎于兵乱,断为二段存170字,原石首行“夫人”二字“夫”有石痕似点,因此初拓与后拓差别较大,其中有被大兴恽孟乐、南皮张之洞收藏,战后残石被陆彦甫复得,已与原石拓本不可比较,但因该石书艺较高,年以原拓本可称珍品,《汉魏南北朝墓志集释》(赵万里编)等著录中有记述。现原石藏于北京故宫。

第四种:原石流至国外,而国内保存拓本较少。这些流向国外的碑石和刻版书迹艺都很高,流传拓本又少,有的甚至是缩小本,这些碑石和刻版大致都在精末和民国年间发现,由于汉时朝政腐败,有的被卖出,有的被掠夺。如《晋沛国相张朗碑》于1919年河南洛阳出土,碑体不大,前19行,每行19字,后6行,每行10字,均为隶书,因当时政局动乱,无人顾及,即被闻讯的日本人购去。留存国内拓本不多,大多是翻刻本,在左角厂花上与原拓本不能相比,露出刀斧痕。然《张朗碑》不仅具有书法艺价值,还有文史价值,所以尽管碑小也是一件珍品。

收藏时碑帖校勘和著录查核

学习书法,选择碑帖是很重要的。在选帖中就要有比较,就有一个审定和校勘的问题。它可以由浅入深,认识不同时期拓本的质量,并由此发现孤本和珍本。

一 校勘的内容和方法

所谓校勘,就是仔细的核对,即核对文字的内容和以什么为蓝本(即底本),一般可从以下几点着手。

1、在校勘中以优秀为底本时,首先要从第一眼的观察进行记录,如纸色、墨色、尺寸,以及字形大小、笔画粗细、石花斑点位置与面积,甚至对拓纸边缘整齐程度等都应记录,将会使你发现与底本不同拓本的差异,由此鉴别其真伪。如故宫有朱翼 旧藏(争坐位帖》题为宽阔拓本,此本后裱无镶边,与宋拓原本校勘,其中“出入王命”之“出”字已损,只能说明明拓,但后面附跋李日华等说明是宽阔拓,而且跋是真实的。从与原本裱接处可见到新纸,说明李氏跋本接于帖末。从这可以看出明人接伪制假的手段甚为高是。由宋明至今时隔长远,在纸墨上虽有差别,但很难识破,伪制移植一定要处处留心才能发现。就是一条白线接缝把宋拓《争坐位帖》真实地校核出来。

2、在不能确定数拓本何为底本时,可以甲本对乙本校,也可以皿寻丙丁数本联校。这样尽管无蓝本(底本)为准,但通过逐行逐字的校对,记录每一页观察相校的情况,发现字画损泐多寡不同,石花大小变异等情况,然后再分析,仍能鉴别其拓本的早晚与优劣。如《欧阳询九成宫 泉铭》此帖是著名欧字代表作,也是楷法中登峰之作,故被历代书法爱好者所推重,因此椎拓过多,磨损极为严重,致使笔画由于漫漶而变得细,同时初期拓在博物馆内也不愿供出,无法有标准本对照,后来又被人泐粗,失去原来面目,反而使人误以为“细字本”才是欧字面目,因此数本连校中,才逐渐认识到“细字”为后期拓本,早期拓本不应如此。当时甚至被吴昌硕题写“海内第一珍本”的,也不过是明后期拓本,与故宫博物馆的藏拓本进行校勘,更证明数本连校的科学性,欧字应为“不但笔墨丰腴,而且字迹清晰”,粗字本当推为第一,称为肥瘦适中。

3、校勘中还得区分碑石是否真的损缺。有的碑石不平,属原石质地不好,或者后来风化。但由于拓工对字迹意义理解不深,故拓碑时无意填黑,或者拓时力量太大,以致纸质破损。这种情况在具体拓碑中常有发生。例如《刘碑造像心》书法精湛,与东魏《敬使君碑》如出于一人手笔,旧拓时七列,每列五十行,拓本题名首行“岁在丁丑”,下存“天保八年”,由于拓工手势过重石损只存“天保”二字,引起时间上争议。对此可与前拓联校,防止了谬误。还有龙门《尉迟造像》乾隆年拓本“牛橛”右未连石花,道光时拓本石花已连“橛”字,由于连年来拓工不注意,“橛”字已被损坏,无法再拓。康有为的题记中就阐述了此事。

4、校碑中特别要对漏缺、颠倒、残损等特别仔细,注意泐字和裱托者的胡乱者的胡乱涂墨。因此较勘要有定素养和鉴别的经验,同时要具备下列要求:

要藏有大量珍贵的各个时期不同的拓本。

要具有碑帖变迁的历史、地理、风俗等自然人文条件的知识,能提出设问、引证和解决问题的校勘技术。

要有前人校碑的文字资料,和前辈的经验介绍。

还要散见各文集、题跋、手记、考证以及大学学报的考证资料,作为辅助。

例如清方若的《校碑随笔》,是把历代现存的碑帖刻石,根据本进行校勘,很有参考价值,但资料发掘还是有限的。王壮弘先生在 云轩从事书画碑帖收购,平时有心,在校勘时常作记录,把方若论述的五百余种碑帖增至千种,名曰《增补校碑随笔》。此外,罗振玉的《雪堂金石文簿录》,详尽记载了所藏碑刻拓本,这也是鉴别和校碑的参考书籍。

二 著录的索引和校法

由于校碑的疑虑往往不能及时解决,这就要依靠前人的著作和校碑记录资料卡。因释疑必须要引证说明,著录的迅速查找和索引的编纂就很为重要。

1、著录校法一般不是简单的核对,而是在校核前作好准备,著录文字内容,在校核时首先从字义上核对,然后对“文义”进行推敲说明,因为古文涵义释述是一种体会,要细细单辨说,特别是作者的“时间表”往往争论较大。但著录也会有偏见的,因为著作中的佐证,是要凭作者的学识与当时所见资料记录的。为了方便,应对著录做资料卡。

2、为了便于著录检索,必需能具备下列参考工具书:
著作名称 作者 内容堤要
欧阳公试笔(1卷) 宋欧阳修 是后人辑录,有三十条,大祗皆平时信笔所记体会。
东观余论(2卷) 宋黄伯思 跋称十卷实为二卷,议论考证皆精。共105篇,以及别集。
金石录(30卷) 宋赵明诚 补正前贤的阙失,考证旧籍的讹谬,录存重要史料,但文字简练。
石墨镌华(8卷) 明赵山函 自叙每获一名碑必摩弄累日,不忍释去片石只字辄荒记之。
铃山堂书画记(1卷) 明文嘉 为严嵩抄家进著书画真本记录。
佩文斋书画谱100卷 清王原祁等 其中历代名人跋11卷,历代鉴藏4卷,书辨证2卷。
庚子消夏记八卷 清孙承译 记寓目及自藏之作,4-7卷为古石刻,8卷为寓目记,颇为精审。
关中金石文字存鱼考 毛凤枝 选择关中所存金石考。
校碑随笔6卷 方若 记述五百多种硪的考证
壬癸已庚丁戊金石跋一卷 杨守敬 收藏金石碑帖作跋甚为忠肯。
东洲草堂金石跋5卷 何绍基 历朝掌故,旁及金石碑版文字。
石渠随笔8卷 清阮元 编纂于乾隆56年,续编《石渠宝笈》,赏鉴精湛,评论考订。
湛园题跋1卷 清姜宸英 共65则其中题碑帖者多,持论得当,考证尤精。
曝书亭书画跋1卷 清朱彝尊 其中跋书17篇,多精义。
淳化祠阁法帖考正10卷 清王澍 对史传谬误,以笔迹行款标目及释文----考核。
古今法帖考 清王澍 对历代传刻考证。
丛帖目4卷 容庚 收集500余种金石与帖综合目录。
大瓢随笔8卷 杨宾 按年代考行,论有独到之处。
雪堂书画跋尾1卷 罗振玉 共53篇,抉择谨严,考证精详。
增补校碑随笔 王壮弘 积累近一千多种碑刻的文字资料进行校碑
六朝墓志检点 王壮弘 马承名 从魏石刻变迁校碑中汇集资料

 

收藏中碑帖题记的作用

“题记”是原拓本在历史的流传中名人所作的记述,它的文体很随意,是鉴赏中的重要资料。因此在鉴赏学习中是不可忽视的。

一 题记的形式和艺术性

关于碑帖题记,大到内容为题签、题首、边款、观款以及题跋等文字,可作为鉴定依据参考。

1、题签:即在裱拓本封面上的狭长签条,记述着碑帖名称和题签者名字、年月再盖上印。亦有称“题颛”。如“明拓峄山刻石”下又写上“赐砚斋主人珍藏”小字,后有一行“丹徒王文治题”。这就是签条三方面内容。题签的位置除封面外,还有在扉页中的,其内容光焕发还有增加评述性的,如“墨池珍品”、“宋拓鲁公争座位”等。有些题签往往在重裱进移至扉页,前面又有新的题签。

2、题首:即在拓本前的正页上,题上铭言或批语式的句子,还有如前言和序言似的短文,字数较多,内容光焕发也较为复杂。题写者一般要有一定艺术地信或帝王的权威,例如《三希堂石渠宝笈法帖》,有乾隆十三年腊月御笔的题首:“书为游艺之一,前代名迹流传,今人兴怀珍慕,是以好古者双钩抚镌刻,以垂诸奕,宋淳化阁帖其最著矣、、、、”又如赵孟兆书《玄妙观记》的题首为篆文“玄妙观重修三清殿之记”,这题首在以后刻成石碑时可成为“碑额”,这与引首不同。

3、边题:即在拓本正文边缘,前人校勘中所注的说明。说明有长有短,内容很广泛,是根据正文观察进行注写。如《张即之书杜诗》边题有“左空缺三字”、“宋张即之行书真迹”等文字。

4、观款:这是收藏家和鉴赏者观赏之语。一些著名碑刻拓本的墨迹大都有后人观款题写,说明变迁状况和观看进的感觉以及议论焦点的记录。如《群玉堂米帖》后有观款“庚戊九月十三夜偶阅说钞于藏本上册之尾,鹏图”,这是观上册后的题写。又如《蜀素帖》后有“万历乙卯长至日海昌陈献观,曾孙陈焘珍玩”。

 5、题跋:题在拓本后面空页上或另行附纸题写,在裱托时加上去,有的称为跋尾:“生平所见此碑旧本无如此之完善者,翌日再记。”而长跋:“此虞褚先导也,观唐刻《庙堂碑》,宋拓《孟法师碑》可知其脱胎矣,而无书者姓名,此古人之宏也。余尝与人论隋代书法上承魏齐,下开唐代,合南北派为一,不第启发寺一碑见称于代也。宣统元年四月二日杨守敬记进七十有二”。这是对隋碑总体评述。也有“甲子夏云自在龛主人出示宋本,渔笙拜阅一过以志眼福”等。以上种种题跋、题记有长有短,有名家非名家,有真有伪,有褒有贬,有切中要害,有泛泛而谈,甚至与碑帖本身毫不相关等等,还有作伪者是通过裱装从别处移来的。因此对这辅助依据的资料要细细学习研究。

二 题记的鉴赏作用

一般传世拓本几经转辗都有题记特别在明清时文人作为一种雅兴而发,因此在考证中可以得到启示,或另辟蹊径发现新问题。

首先,名人题记是前人鉴赏的实证。题记真实地记录古碑帖珍本的“经历”。如《多宝塔碑》后人有题:“多宝塔为鲁公少时书、、、、论此碑贵在藏铎,小远大雅,不无佐史之恨,是则因然。然近世学颜书午多至枯朽骨立,以腴润导之,正须从此觅指南车尔。有明内库所藏宋榻,亦尝见十许册,大约皆同时拓,字画风神纤毫不失,唯以墨老嫩之间,微分优劣尔。、、、王澍记。”在这段记录中,王澍把颜真卿的楷法风神、拓本优劣----写出。以后又有王文治题记:“唐碑宋拓者类多草率,盖其时真迹尚多,墨本不甚贵重故耳,若此本纸墨皆精者,何可多得,虚舟以为明内库所藏良不虚也。、、、丹徒王文治观并记。”

其次,题记是帮助后人欣赏,引导对优秀作品加深认识。如宋米芾《蜀素帖》有董其昌题跋,有沈周和文徵的观跋,董跋云:“米元章此卷如狮子捉象,以全力赴之,当为生平合作,余先得摹本刻之鸿堂帖,甲辰五月新都吴太学携真迹至西湖逐以证诸名迹易之、、、”这使鉴赏者对米芾刷笔本质有所理解,“狮子捉象”似的笔下起伏,米芾“全力赴之”,而成为米字“生平合作”的精品。同时说明《鸿戏堂法帖》内为何刻有《蜀素》之故。沈周的跋:“襄阳公在当代爱积晋法书种种,必自临塌务求逼真,进以真迹溷出眩惑人目,或被人指摘相与发笑、、、但以苏长公论其清雄绝俗之文,超妙入神之字,今於此卷见之,因掇以塞其请云。”说明欣赏宋字出自古法,文为“清雄绝欲”,书为“超妙入神”,因此受到历代文人的青睐,帝王也作“珍玩”。此类帝王名臣的观款、印鉴,就成为碑帖鉴赏中重要依据。

第三,题记也是一件艺作品。古碑帖的名人题记不仅内容丰富高雅,书法也是很可取的,它本身具有艺术价值,同时它又是原拓本真伪的佐证。因此制伪手法中有移植名人题记来混淆是非。例如《东坡黄州寒食诗》有黄山谷的跋:“东坡此诗似李太白,犹恐太白有未到让,此书兼颜鲁公、杨少师、李西台笔意,试使东坡复为之末必及此,它日东坡或见此应笑我於佛处称尊也。”这段跋书也是黄山谷行书中的精品,并说明同为宋代四大家创导继承古法,又述此佳作复为之末必复得的个性创打新精神,这在古碑帖中很少见的。又如《唐褚逐良摹兰亭序》(陈鉴本)后有米芾作跋题书对褚摹兰亭的评述,然万里经过明文嘉和王东贞等鉴证,“系成化年间陈鉴据所藏古模本钩模后,以米芾跋赞移配而成。”由于此模本还能保持原本一定特点,因此明后还有不少名家题识,奉为清内府“兰亭八桂”之一。

 

碑帖收藏家的收藏印记

碑帖原拓本历经沧桑所存无几,现存各名碑名帖全由历朝收藏家和朝廷内府以脏乱地方官以收藏精心爱护,才传至今日。因此鉴赏原拓本也就会涉及各朝代藏本转辗流传情况的析,也是鉴赏中的辅助依据。

一 收藏家的鉴赏能力

碑帖收藏是古玩收藏的一部分。由于碑帖的艺术性和学术性很强,历史上的收藏者中有许多知名人士,他们具有很强鉴赏能力,大都是历史上有名的鉴赏家。例台我国著名鉴赏家罗振玉,年轻时就喜爱收藏,在他江西当私塾教师时,宁可不取年薪而取字画代薪水,以后他就更注重收集字画,把刻书铺改成了书画铺,清王朝崩毁前后他到上海北就职,不断收藏 古玩字画,而且还经营这方面生意。就在1899年河南安阳出土甲骨文时,他同黄伯川共同研究甲骨文与金文的比较,在辛亥革命时他逃亡日本,在日本继续收集铜器、竹木简帮甲骨文等,这样他整理出版了《殷墟书契》,这使他名声大振,使自己从一个收藏 者转变成鉴赏家。1913年后他成了我国鉴赏的权威,1924年溥仪如他入直南书房,成为“清室善后委员会”中国家级的鉴赏专家。与他同时代前后不少人都是从收藏的知识积累中成为鉴赏家,如王国维等。这也说明鉴赏学科是从收藏 实践中发展起来的。

二 收藏印记的鉴赏作用

在碑帖收藏中具体有利于考证的主要是收藏家的题记款式和收藏印章,以及重新装裱与整理的痕迹。题记款式前一章节已论述,这里主要介绍收藏章在鉴赏中的作用。

 1、帝王收藏印

我国碑帖收藏用印现保存帝王印的有唐“贞观”印,然而“贞观”印只见于拓本;还有“神龙”半印,这是唐中宗李显的年号印,现存于《冯承素摹兰亭序》本,说明唐初已将印鉴钤于珍本以示重视。五代南唐后主李煜酷爱书画收藏,并刻有“集贤院御书印”和“集贤院御画印”,它分别对宫内收藏书、画作不同印记。现存孙过庭《书谱》、唐摹王羲之《上虞帖》等到盖有此印,同时还“内合同”印,谢稚柳先生在鉴定时就此断定为唐摹的帖本。帝王收藏印章以宋赵舍印鉴最多,台“御书”、“双龙方印”、“宣和”、“政和”、“内府图书之印”,也用“重和”、“大观”及“宣和中秘”等,凡经过他亲览的收藏品都盖有此等印鉴。以后宋高宗也是酷爱收藏,制有多方印章,这样不少帝王在内府收藏中,都有“藏赏”、“珍玩”、“御览”等到印鉴。这就给我们在学习鉴赏时,除文献作核对辅助依据外,还可在碑帖和墨迹上找到当时内府收藏印作辅助依据。

 2、个人收藏印

为帝王做鉴定的达官显人,同时还是收藏家。唐以后碑帖原拓收藏都是豪富或地位显赫者,主要因赏玩原拓碑帖,除了经济实力外,还需要高的文化层次和艺术修养。他们也仿效帝王刻有私人收藏印章。如唐虞世南、褚逐良就有“世南”、“褚氏”印鉴存于摹刻拓本上。北宋有苏耆、苏舜钦的“佩六相印之裔”、“四代相印”、“许国后裔”等,南宋贾似道有“魏国公”、“悦生”、“秋睿”等,这样大批文人收藏家印鉴,使没有进入内府流传于民间的碑帖拓本,也打上了历史的烙印,为唐以后一千多年中文物转辗情况得到佐证。其中有一部分收藏家都将当时有争议情况著录说明,并都盖上收藏印信,如元代郭天锡、赵孟兆、鲜于枢、柯九思等均富有收藏,而且经他们校勘后的碑帖较精,并盖有印记。到明清时更有大批文人收藏家,特别是朱枫、文徵明.